聆听安宁读书会:你不知道的自己:第八十章 谁是家庭的遮风挡雨人

从物质的层面来看,家就是由几堵墙、几个天花板围成的一个空间。风霜雪雨被阻挡在这个空间之外,身处其中的人都觉得安全和温暖;从心理的层面来说,家庭是每一个家庭成员躲避外界压力的地方,尤其对孩子来说,他们的心灵还过于弱小,无力抵御各种外界的压力,所以家或者说家的成年人对他们来说,就是帮着他们抵挡压力以便能够健康成长的万里长城。

举个例子,如果有歹徒闯人家中,理所当然地应该是父母挺身而出,直接面对歹徒的威胁,而把孩子挡在他们身后,使孩子免受伤害。相信几乎百分之百的父母实际上也会这样做。在这种情形下,没有父母会对孩子说,你去把歹徒赶出去。因为这样做不仅达不到驱除歹徒的目的,而且他们自己都会觉得这样做简直就是伤天害理。

但是,如果不是看得见、摸得着的“歹徒”给家庭制造了压力,或者说如果是来自外界的心理压力给家庭或孩子造成了恐慌和威胁,那很多父母的处理方式就有些问题了。他们往往在自己都无法面对那些压力的情况下,把孩子推到第一线去面对“腥风血雨”,最后不仅达不到他们希望的效果,反而使得孩子的心灵破碎、“遍体鳞伤”。

作为心理医生,实在见到了太多的逼迫孩子“上前线”、而自己却躲在孩子身后只管吆喝的父母,当然,在心理医生的帮助下,一旦他们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如何地不合理,他们还是能够勇敢地改变自己的。以下是比较典型的一例。

这是一个普通的三口之家。父亲叶先生是机关干部,母亲刘女士是一家企业的财务人员,他们的儿子叫涛涛。涛涛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,整个小学阶段,他总是可以保持班上前几名的好成绩。但他有个毛病,就是贪玩。下课玩倒也罢了,但他上课也玩,比如玩小玩具,或者跟邻座的同学动手动脚,等等。好在他的历任班主任都有点“以成败论英雄”,看在他成绩还不错的份上,对他总是网开一面,只要不是太离谱,也就不怎么深究。有一任班主任甚至曾经说:他啥都懂了,还让他听课,那不是把他当傻瓜吗?他可不傻。涛涛的父母每次去开家长会,班主任都要说上一句:你家的孩子太调皮了,可能比较适合在美国上学。但这话是笑着说的,语气中实际上还包含许多欣赏的成分,所以夫妇俩也就没怎么注意。

小学毕业,涛涛上了一所重点中学的初中部,情势顿时大变。重点中学的学生承受的压力是非常大的,而且老师承受的压力也非常大。涛涛的班主任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女老师,是这所学校最优秀的青年教师之一。在两年前的中考中,全市中考第一名就是出自她带的班,一时声名鹊起,得到了很多荣誉和嘉奖。

新到一个学校,涛涛“老实”了几天,就“旧病复发”,很快成了“坏孩子”的中心。在第一个学期里,能够做的“坏事”都做了,而且屡教不改:上课找同学说话、到处递纸条、偷看课外书、玩掌上游戏机、跟同学打架,等等。班主任周老师忍无可忍,多次叫涛涛的父母到学校去,希望家长能够协助老师管好涛涛,以免他不仅自己学不好,而且影响班级和其他同学的学习。

涛涛的父母多次很严肃地跟涛涛谈话,要他起码遵守学校的纪律,可是没用;后来叶先生不得不使用“武力”,找机会痛打了涛涛几次,但也没用。开始打他的时候,还能够起几天作用,但后来,涛涛的反抗越来越强烈,有一次竟然到了动手还击的程度。叶先生经常气得全身发抖,刘女士则在一旁痛哭。

一个学期下来,涛涛的成绩下降到了班上的最后几名。整个家庭陷入了混乱之中。叶先生自己当年因为家庭经济条件不好只上了中专,就早早地参加了工作,这使他工作能力和升迁的机会都远远不如有较高学历的同龄人。如此的切肤之痛,使他无论如何都不允许自己的儿子重蹈自己的覆辙。刘女士也是一个心高气傲之人,儿子在学习上不如其他孩子,是她绝对不可能接受的事实。

涛涛的处境每况愈下。由于班主任的“分化”工作,在学校里跟他亲密无间的“战友”越来越少。几乎所有的代课老师,都对他另眼相看。一些很看重学习的女同学甚至给他取了个绰号,叫“光光”,意思是外表还是挺光亮的,心里却一塌糊涂,当然也还有讽刺他一考试就输得精光的意思。这让涛涛心里极其难受。

像很多有类似处境的孩子一样,家里和学校里都无法呆下去,网吧就成了涛涛的天堂,旷课成了家常便饭。只有在因特网建构的虚拟世界里,他还可以找到些许的自信和尊严。当然别人不会让他这样下去。叶先生经常用暴力把他从网吧里拖回家;刘女士则在网吧里当着众人的面跪着求儿子回家。

事情到了这种地步,如果不发生奇迹,涛涛一生的前景似乎就已经注定了。这世界上没有奇迹,但却有科学。科学所能达到的效果一点都不逊于奇迹。有一天,叶先生从报纸上看到了我们医院的名字,心想涛涛是不是有心理问题,回家跟涛涛一提到看心理医生,涛涛怒发冲冠,大吼了一声“你们才有病”,就回到自己房间去了。

被逼无奈,夫妇俩只得自己先到我们医院来咨询一下,抱的是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。叶先生心里直打鼓:我的拳头都没办法改变涛涛,难道医生的嘴皮子比我的拳头还厉害?

我接待了叶先生夫妇。在第一次50分钟谈话里,我了解到了涛涛的状态和学校、家庭的情况。在随后的两个星期里,我和他们夫妇俩又谈了四次。在第四次谈话中,我开始了治疗性的干预。

我首先抛出了这样的问题:假如家里来了歹徒,你们会让涛涛去面对而你们自己躲在后面吗?夫妇俩几乎有点愤怒地回答说:你把我们当什么人了?我们怎么会那样!

我说:那就好,这证明你们很爱孩子。我现在想让你们看一个图,这个图是我根据和你们几次谈话的内容画的。我把图交给他们,他们认真地看起来。图是这样画的:在图的最上方,画着一朵铺天盖地的云彩,云彩上写着“以高分数、升学率为指导的学校教学理念”;云彩下面,压着涛涛学校校长;被校长压着的,是涛涛的女班主任。在女班主任的肩上,又另外画了一个石头,上面写着“维护既往荣誉的压力”。跟女班主任处在同一个平面上、同时也压着涛涛的,还有其他科目的老师,每个老师身上都挂着一个牌子,上面写着“做一个好老师的压力”。

在涛涛的左右方,分别画着一些男女同学。他们做出了挤压涛涛的姿势,身上也都挂了一个牌子,上面写着“超过他人、争取第一”。在涛涛的下面,叶先生和刘女士双手向上顶住了涛涛。叶先生身上的牌子写着“没上大学之憾”,刘女士身上写着“不能丢面子”。

涛涛所承受的各方面的、巨大的压力,在画面上表现得惊心动魄。稍微替涛涛想想,都会觉得他能好好活着都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。我在对图画作了些解释后,继续对叶先生夫妇说:涛涛也许天性比别的孩子要活跃一些,所以他需要比其他同学更宽松一点的纪律约束。一个好的、更加以人为本的学校,当然在纪律上也应该个体化一些,不能“一视同仁”。这不仅不会乱套,反而会增加班级的活力。不过,要实现这样的理念也许要等上好多年。但我们不能等了,我们马上要做点什么,才能扭转目前的局势。

我接着说:我们暂时无法减轻来自社会和学校的压力,但是我们可以很快减轻家庭给他的压力。看这个图,如果你们不从下面给他施压,那就网开了一面,他起码就有地方可以躲一躲了。比如,如果班主任再找你们谈话,你们还是可以像以前一样应付她,免得形成对抗。但回家以后“阳奉阴违”,要把他们的话置于脑后,不再像以前一样把外面的和自己的烦恼、担心和焦虑劈头盖脸地抛撒到涛涛身上。

叶先生夫妇面色凝重。我知道,这种转变对他们来说实在太难了。而且,他们也会担心,这样子“放涛涛一马”,会不会使他越跑越远。我安慰他们:这样做的目的,实际上是让你们用肩膀帮涛涛承受一部分外界的压力,抵挡一些具有伤害性的风风雨雨,使他有一个可以从容不迫地改变自己的环境。最后,我还给叶先生布置了一个作业:每周和涛涛一起做三件与学习完全无关的事情,比如购物、上网、玩游戏,等等。

作为父亲,有亲情垫底,一旦知道了自己怎样做才能保护自己的孩子免受伤害,那他做起来真的不遗余力的。叶先生做得非常好,刘女士也配合得很好,任外面惊涛骇浪,夫妇俩都把家庭的气氛调整得平静而温馨。在接下去的半年里,叶先生不仅替涛涛承受了学校的压力,成绩不好的压力,而且还暂时地把自己对涛涛前途的忧虑抛在一边,仅仅是陪涛涛“玩”。父子关系变得前所未有的好。直到有一天,在两人外出游玩回家的路上,涛涛突然问:“爸爸,我这样下去,如果成绩总是不好,将来怎么办啊?”听完这话,叶先生眼泪都差点流下来,心想,原来涛涛也是很担心这个呀,以前我总是试图用暴力计他明白成绩不好就没有前途,结果适得其反;现在我假装不担心了,他才把自己的担心说出来。他镇静地回答涛涛说:我们不着急,离考大学还有四年多,来得及。即使第一次考不上,复读一年也没关系。涛涛听了,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

我们可以说涛“疯”够了,也可以说涛涛就那么开窍了,或者说他心情一好,干什么事情就很专心了。总之,在接下去的一年多里,涛涛自觉地拿起了书本,并且多次拒绝父亲出去玩的邀请。涛涛无疑是聪明的,初中课本也就那么点东西,他一旦没有干扰地用心去学,成绩上去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。班主任看到了涛涛的改变,及时地鼓励他,使他更加地努力起来。

在接下来的中考中,涛涛的成绩是全班第三名,考上了省重点中学的高中部。叶先生夫妇俩来到医院向我报喜,说是我救了他们的孩子。我认真地说:我没有能力救他,应该是你们救了他——你们打败了外面的“歹徒”,使他免受了伤害,你们是天下最好的父母。

咨询预约方式:

成都李老师:028-63852557;成都高新区益州大道北段777号中航国际交流中心4栋1单元504;

西安柳老师:029-63055711;13669244886;西安新城区东站路与唐韵路交叉口和润坊6号楼906;

双流李老师:18482327723;成都双流区东寺北二路怡馨家园小区21栋2单元1205;

许昌马老师:17698015269;河南许昌市南海街天宝盛世花园20栋2单元1202;

昆明张老师:15198823909;昆明五华区陈家营路香树花城小区C8栋12层